455:我们的结局被写在书里(大结局)
作者:狐晓狸 更新:2019-11-03

东陵国的史书永远记得那浓墨重彩的一笔,那一日,冬日里的暖阳,没能够融化掉皑皑积雪,更没能掩盖宫门外的血腥。

寒冰带着段晓雅和两个孩子回到东陵国皇宫的时候,已经是满目疮痍,尸横遍野。她知道,上官凌天和轩辕昊早就开始怀疑炎王了,但是,却并没有想到,他们会用这样的方式支开自己,与神殿决一死战。

她甚至,还没来得及,和上官凌天一起带着孩子,去看望君山山洞里的太后娘娘。

那一年,北风呼啸,神殿少主集结了神殿势力,与东陵国,阿蒙国势力,在少陵原一场恶战,最后的伤亡,根本无从统计,正片土地都变成了血红色。

如果不是尚瑞国皇帝李凯最后带兵前来,恐怕,神殿从此就要统领整个天下了吧!

两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并不是非常重,段晓雅抱着他们,一步一步,举步维艰,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寒冰想要帮她,却无从帮起。

“上官凌天!你在哪里?”

段晓雅从尸骨堆里走过,叫着上官凌天的名字,声音已经嘶哑到不像样,然而,这一层堆着一层的人,又哪里可以分辨出,谁是谁呢?

一路找,一路叫喊,一路回忆。

其实馨惠太妃的那些计谋,哪一点都站不住脚,上官凌天和她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又怎么会听信这样的谗言?

还有许柔,上官凌天阅人无数,那样阴狠毒辣的眼睛,只需要一眼,他便能够辨别出来。更何况,宫中人数众多,只要真心想知道,又有什么事情是掩盖得住的?

所有的这一切,只是为了保护他们母子三人罢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将她关押进天牢以后,上官凌天曾经肚子去君山山洞里,探望过太后,看着太后栩栩如生的面容,心中的感动足以将整座山淹没。

当初太后曾经做过那么多事情,只为了将段晓雅赶出皇宫,然而,百年归老时候,段晓雅却还是愿意这样为她的身后事疲劳奔走,因为段晓雅的努力,上官凌天才得以见到养母最后一面。

而她更不知道的是,当初她在君山山洞外,那石头堆上些的那些话,当天都被上官凌天看了个遍。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相思,都被写在了上面。而段晓雅写上这些的那天,正是六六指证段晓雅偷情的那一天。

试问哪个女人会一边描述相思,一边又去偷情?起码,段晓雅不会。上官凌天单靠想象,都能够想明白,当初段晓雅一个人在皇宫之中负隅顽抗,身怀六甲的同时,还要照顾年迈的太后,还要与馨惠太妃作斗争,是何等的艰辛。

鏖战过后的东陵国,下气了一场漫天的大雪,晶莹剔透的雪花一片一片的飘落,落在了这片土地上,变成了红色,如同晶莹的红宝石一般。段晓雅不知道自己寻找了多久,但是她始终心存一丝念想,上官凌天一句话都没有交代,不会就这样丢下他们母子三人离去的。

然而,整个少陵原已经被她找完了,没有发现一丝的生气,眼前便是巍峨的宫门,段晓雅心中绝望得如同这漫天飞雪。

上官凌天作为东陵国的国君,是不可能弃城出逃的,定会与这都城百姓共存亡,已经找到了宫门口,还是没有发现半张熟悉的面孔,段晓雅不敢走进去,不敢接受这样的一个结局。

“进去吧!你是皇后。”寒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身后,轻轻开口,段晓雅满怀希冀的看着他:“寒冰,你的线报呢?给我一个准确的消息好么?”

得到的,却是寒冰的沉默,许久,才缓缓开口:“线人都是凌天培养了许久的人才,当时那样的情况,都已经参与进来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外面那些尸体中,就有许多事线人。”

段晓雅只觉得目呲龟裂,一阵风吹来,带着厚重的血腥味,几乎让人想要呕吐,她努力的深呼吸了一口气,一脚迈进去,寒冰说的对,她是皇后,这是他的国他的城,更是她的家,是她怀中婴儿的避风港湾,她应该担当起一个皇后的职责,收拾残局。

“你扔下朕,是想去哪儿?”

段晓雅好像听到,上官凌天的声音,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傻傻的站着,不敢动,继续用耳朵捕捉着声音。

“你这是要去哪儿?”段晓雅慢慢的转过头,就在城门后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那人虽然倒在血波之中,但是段晓雅还是一眼就看出来,那就是她的上官凌天啊!

这一场触目惊心的战争,载入了史册,同时也记录下了,东陵国帝后感人对的爱情。

轩辕昊也是幸运的,也能够从那场灾难中全身而退,归国的时候,顺便带上了柳筑,美其名曰,免得给他们夫妻留下嫌隙,干脆把柳姑娘带走,反正他们阿蒙国国大业大,随便养个人的银两还是有的。

段晓雅一开始奇怪,等到送他们离开的时候才发现,二人竟然是十指紧扣,便不由得看了看上官凌天,露出会心一笑。

上官凌天在那场恶战中受了很严重的伤,并且因由这个伤,印发了体内原本从娘胎里带来的寒气。段晓雅十分担心,幸好李凯亲自带来了尚瑞国的一位老神医,妙手回春,才将他的伤病一同治好。

只是这其中,竟然还用了一味药引子,那神医摸着长长的胡须,告诉他们,皇上身上的病,原本是从娘胎里带来的,却不是病,而是一种毒,是馨惠太妃在怀胎期间,被人下了毒,要想解毒,不仅需要数十种名贵的中药材,还需要生母的鲜血。

幸好,馨惠太妃是个贪生怕死的人,虽然早年为了活命,加入了神殿组织,但是鏖战的时候,熟悉宫中环境的她倒是找到了一个好地方躲藏,得以活命,如此一来,才救下了上官凌天一条性命。

经历了生死大劫的馨惠太妃,却像他们透露了一宗年代久远的宫闱秘事,就是这秘事,让段晓雅明白了,为什么当初馨惠太妃无论怎么折腾,太后都只是听之任之,并不阻止,也不管她了。

当真如她所想,太后娘娘是有把柄捏在馨惠太妃的手上,而这把柄,也当真是与皇上有关!

原来,当初馨惠太妃怀着皇上的时候,盛宠正隆,当时还是皇后的太后,面上虽然装得贤惠,心中却是十分的嫉恨,只是这嫉恨,便让她蒙蔽了双眼。

太后也曾纠结了许久,直到馨惠太妃临盆,她便直到,如果这时候不动手,便再也没有机会了。宫人给产床上的馨惠太妃松催产补气的黄芪鸡汤,太后娘娘接手的时候,将藏在指甲盖里的毒药弹了进去。

到底是这孩子命大,竟然还是成功的生了下来,虽然说体弱多病,却还是顽强的活了下来。。

而馨惠太妃却倒了霉,后来的宫廷生活里,恩宠不再,只得自请离开皇宫。二上官凌天,也成了一个孤儿,在宫中没有有实力的人照拂,他的生活更是举步维艰。

太后那样做,只是一时的意气,馨惠太妃为人嚣张跋扈,又先生子,她实在是见不惯,可是事后,有有些后悔,特别是看着那小孩子单薄孱弱的身子在御花园孤苦无依的晃悠,便觉得一阵心疼,出于补偿的心理,领养了上官凌天,一步一步的成就了今天的他。

如此一来,虽然说死无对证,但是神医的诊断明明白白的摆在眼前,段晓雅也很明白的感受到了上官凌天心中的隔阂,不禁有些叹息。

也许太后娘娘早就知道,上官凌天会有毒发的一天,所以才故意留着馨惠太妃的命,但是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一报还一报,最终,太后是被馨惠太妃折磨致死,也算是报应了。

只是,上官凌天却忘不了,那一年风雨中,太后娘娘将他抱起,告诉他从今以后,便是有了母亲有了家,不会再有人欺负他的那种感动。

当一切都成了过往云烟,所经历过的那些便是最最重要宝贵的,这是经历了这场浩劫之后,上官凌天和段晓雅都意识到的事情。

斗转星移,时光交替,也许有一天,段晓雅和上官凌天都老了,老到再也不记得当初那些事情,种种过往,都在时光的流逝里,慢慢的坠落到了尘埃之中,当初那些让人胆战心惊的事情,都已经慢慢地归于平静,再也翻不起半点的浪花。

当初还是小婴儿的小皇子和小公主,如今已经为人父母,在一个霞光漫天的傍晚,看着塔楼上那对相互依偎的身影,他们也会感叹父母的爱情,而史官早就将这一切都载入史册。

暮雪白头,上官凌天和段晓雅都已经走不动路了,只是一天天依偎着彼此,静静的等待着一起归老的日子。

“一辈子啦,你烦我了吗?”段晓雅早已成为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而上官凌天也是头发花白的老头子了,只是他的眼神,依然充满了爱意:“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