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摩天轮上(结局)
作者:饭卡 更新:2019-11-03

第五十一章摩天轮上

“呆九!!你给本座等着!!!”

北冥之主咆哮着再度醒来,伸手把病床的护栏砸飞出去。

“活了这么久,从来没哪次睡觉这么憋火的,你们都给我等着,本座一条一条全都记在账上了!”图南气到极点,不怒反笑,那副狰狞样子让一屋子妖魔吓得直哆嗦。

没人响应他,图南跳下床大叫:“你们这群废柴,还没查出真相吗?!”

作为项目主要负责人,白泽只好冷汗连连地上前回答:“溟主,我们已经把宿主的一家查遍了。他父母感情不合,一天三顿吵,父亲出轨有外遇。据邻居和同事说,那个小三脸皮很厚,经常在女主人不在家的时候跑上门。如果碰到有人来,她就躲在床下或者衣柜里。邻居们都说这小孩是精神受到刺激,才渐渐开始发病的。”

文骏驰补充:“我们猜测下毒的就是这个小三了,他父母已经离婚,小三想跟男人结婚,前妻的孩子是个负累。”

“我管那小孩儿是死是活,赶紧逼出梦魇是正经。他家在哪里?立刻带我去!”

图南的能力在梦中全无用处,只能在现实世界中扮演名侦探了。梁厚驱车前往男孩儿家,不到二十分钟就抵达了。一片呆板灰暗的职工宿舍楼出现在眼前,呈回字型围了一圈,跟梦中一模一样。图南推门而入,找到了男孩以前住的房间,单人床已经换成大床,衣柜里塞满了杂物,窗帘倒还是梦中的花色。房间结构没变,布置已经改了,图南屋里屋外逛了两圈,开始翻箱倒柜的搜查起来。

从他在梦中所见的情况推测,男孩儿在睡眠时,噩梦范围最大,游乐场里的怪物都是他幻想中的可怕生物。当男孩儿醒来时,梦境就坍塌了,黑潮吞没了游乐场,只留下他的深层意识中央那一小块地方。

而床底下藏着的女鬼,大约就是他内心深处最害怕的存在——也就是父亲的情人。江珧击杀了女鬼幻象,减轻了孩子的恐惧,梦境中的游乐场也随之改变。

或许想把前妻和重病的孩子之类令人不悦的记忆清理出去,这家的男主人扔掉了相册、玩具、衣物等东西,屋子里几乎没有那孩子生活过的痕迹了。但图南岂会善罢甘休,他心细如发,凭着梦中记忆找到了关键物品:抽屉垫纸下撕成粉碎的照片。

纸片已经不全了,但也难不倒他,图南的手指在桌面上迅速移动,很快就拼出大半张。不知拍摄于多少年前,照片已经很旧了,边缘有不少小小的手指印,像被反复摩挲查看过。照片中的男孩儿看起来只有三四岁,一家三口紧紧依偎在一起,脸上挂着幸福灿烂笑容。

“我之前就猜在这里……”

吴佳伸过头来看:“这照片有用吗?”

“对笨蛋来说当然没用。”图南斜了她一眼,指着照片背景说:“仔细看,这是个游乐场,拍摄角度从上而下,距离地面至少在百米以上。”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不是乘坐直升机,那就是在摩天轮最顶上拍的。照片里是他人生中感到最愉悦和最安全的一段时光,就算醒了,记忆中的摩天轮也永远不会消失,藏在意识深处。如果想躲起来,最大的可能就是在这里了。”图南冷冷地哼了一声,“梦魇小兔崽子,终于找到你了。”

江珧和小灰百无聊赖地坐在咖啡杯里转圈,薯片袋子扔了一地。她在迷彩男生的指点下找到一支气枪,但一直没有使用机会。噩梦变成了普通的梦,但主人仍然没有睡醒的迹象。

气球还没回来,为了排遣漫长的等待时间,江珧只好跟小鬼头闲聊:“你上小学几年级了?懂得这么多,参加了很多科技兴趣班吧。你最喜欢的动画片是喜洋洋和灰太狼?看过火影忍者和海贼王吗?我跟你说,有个动画片叫驯龙高手,太好看了……”

小灰小朋友郁闷地快死了,他不擅长说谎,又不敢离开江珧自己走开,只能支支吾吾的应付。坐着咖啡杯聊天本来是很惬意的约会,他却心神不定,如坐针毡。

闲的无聊找个地方睡觉不好吗?他倒是愿意陪床。

熬了不知多久,天边飘来一个胖乎乎的熟悉影子。鲸鱼气球晃晃悠悠的飘过来,屁股上粘着枚十字补丁。小灰跳起来拽住绳子,把气球翻来覆去研究了一下,发现鲸鱼雪白滚圆的肚皮上用油性粗马克笔写着一行黑字。

小灰皱着眉头念道:“宿主在摩天轮最顶上……”

“宿主,就是梦的主人?”江珧看这字迹特别眼熟,她朦朦胧胧想到了什么,但在梦中又觉得理所当然。江珧从咖啡杯中跳出来,小灰寸步不离地跟上,但她却没有立刻行动,而是拉着他的小手走进人群,交给了那个迷彩男生。

“请大家帮忙照顾他一会儿,我要去摩天轮那边办点事。”

迷彩男生大吃一惊,叫道:“不成!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么,平时中央区是最危险的!”

“对我们最危险,对梦的主人就是最安全的,我怀疑“他”就藏在摩天轮上。”江珧狡黠地眨眨眼:“除非有谁能想到更好的对策,否则这就是唯一办法。”

众人面面相觑,确实想不出别的解释,进入梦境最久的人已经在此度过了几年时光,大家早已把外围的每一寸土地都搜索过,从没发现过梦主人的一丝痕迹。

幸存者们互相交谈了一会儿,绝大多数人支持这个方案。

“现在的情况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但你一个人去太危险,我们分出几个人手帮你开路。”

三个体能最好的志愿者加入探索队伍,江珧大感欣慰。小灰左瞧右瞧,发现她竟然要扔下自己去冒险,急得大叫:“放开我!我要一起去!”

留下的幸存者死死搂着他:“小弟弟别激动,你姐姐带着你是累赘。”

小灰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一颗心冷到冰点。他恨自己无能为力,像当年一样让她孤身犯险,受尽折磨。

“你们不懂!我不会死!可她死了就再也无可挽回了!我等了这么久……我等了这么久!!”

鲸鱼气球飘过来疯狂摇晃着想阻止她,江珧把绳子系在附近的电线杆上,忍着不回头去看。

小鬼……如果能活着回去,姐姐带你和你的气球去看动画电影。

用几个垃圾桶和装饰雕塑试了试枪的手感,江珧庆幸曾经跟应龙学过两手。孩子想象中的枪械威力简直媲美神器,这只气枪不仅能像ak47一样连发,最妙的是子弹永远用不完。

如幸存者所说,外围的游乐场虽然安全了,但靠近中心地带,怪物重新出现在眼前,并且比印象中更加密集凶暴。在同伴掩护下,江珧迅捷无伦地朝摩天轮方向推进。

迷彩男生兴奋地大吼:“哈!我觉得你猜得没有错,梦的主人好像着急保护自己呢!”

“那就老天保佑,不要白跑一趟!”江珧连续扣动扳机,枪口喷射出炽热而致命的火舌。一股难以言喻地感觉充满她全身,在这种奇异力量的作用下,江珧信心百倍,感到自己几乎是无敌的。

成百上千的异型怪物潮水般一波接一波涌现,它们尖叫咆哮着扑上来,但探索小队用猛烈的火力压制着,硬生生开拓出一条血肉横飞、险象环生的道路。

终于来到了目的地附近,高耸入云的摩天轮投下无比沉重的阴影,在这机械巨人脚下,人类渺小如蝼蚁。最后三十米简直无处插脚,大家被突突突的枪声震得耳鸣,怪物们的尸骸一层叠一层高高堆起,堤坝一样拦住了道路。

“实在过不去了!”

“一定行的!一定行的!”熟悉的热流涌上来,江珧觉得自己冷静异常,心中一片清明。

周围传来阵阵地板破裂的声响,泥土中忽然冒出数不清的绿色植物,它们顶开沉重的水泥,嘎吱作响地拼命向上生长,瞬间冲破了怪物们形成的堤坝。江珧攀住一根合抱粗的藤蔓升入空中,随着她的意志力驱使,那根藤蔓向着摩天轮迅速生长,像一条天桥般搭建起空中的路途。

即使在最最诡异的梦境中,人们也从未幻想过会发生如此疯狂的一幕,连留在外围的幸存者们也远远看到了这幅奇景。狂野的植物丛林涌上摩天轮的底座,如爬山虎般蔓延生长,江珧攀着藤蔓,脚下群魔乱舞,极度惊险地钻进半空中一个座舱。

“加油!加油!!”众人的神经绷得快断裂了,纷纷攥紧拳头大吼。为了她,也为了自己的命运。

“觉醒了……”小灰喃喃自语着。不知道她刚刚愈合的灵魂能否承受这种消耗?

在踏进座舱的那个瞬间,江珧感到一股记忆的溪流猛然灌进她的脑子。她闭上眼睛,在一片白光中看到和睦的一家三口,小男孩吊在爸爸妈妈的手臂上,欢乐地尖叫着。

“你们会永远永远在我身边吗?”

“当然会呀,你是我们最珍贵的小宝贝。”

白光熄灭了,江珧抓着胸口喘息着。不能停留,必须继续下去!她钻出窗户,顺着摩天轮的钢架一路向上攀爬。不知道这座巨型机械有几百米高,狂风呼啸着掠过,刮得她耳朵生疼。江珧完全不敢往下看,一些细小的藤蔓努力跟了上来,在植物帮助下,她有惊无险地到达了更高一层的座舱。

又是一股记忆碎片涌进脑海。

男人和女人剧烈争吵着,碗盘破裂的巨响动人心魄。女人在尖声质问着什么,男人狠狠甩了她一巴掌,冲出家门去,男孩儿怯怯地躲在屋门后看着这一切。他等了很久爸爸也没回来,于是躲开妈妈给他打电话。

娇媚的女声在另一端响起:“对不起,您拨的用户现在不方便接听……呵呵呵~~~”

男孩儿茫然地挂上电话,他太小了,不懂得这声窃笑代表的意义。

记忆的影像又消失了。

江珧咬着牙再次向上攀爬,怪物们发出的鬼哭狼嗥、利爪抓挠金属的刺耳声响从脚下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稍有松懈,手脚就会从钢筋上滑脱。她很害怕,但这个孩子更害怕。

每次挣扎着爬上一层座舱,江珧都会得到一段新的记忆,有时清晰有时模糊,那个陌生男孩的故事逐渐成型,也逐渐向着无可挽回的悲剧中前行。

她看到床下躲藏着的情人,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叫,以及父亲残忍无情的言语。男孩儿被无法理解的恐惧包围着,他想躲开这一切,永远藏在睡梦中。场景换到一个类似医疗机构的地方,窗外的景色一成不变,晦暗的天空和钢筋水泥成了他每日的背景。

江珧的手脚已经完全没了感觉,她不知道自己距离地面有多高,只能抬头向上看。剩下最后一个座舱了,位于摩天轮最高的那个小房间,也就是江珧此行的终点站。

她摸索着打开门,爬了进去。

一个小小的孩童坐在椅子上,托着腮看向地面的游乐场。他带着一顶小皇冠,身穿海军蓝条纹t恤和短裤,瞳孔则是诡异的红色。

“你是谁?”他转过头,神情木然地问道。

“来叫你起床的人。”江珧回答,“小宝贝,太阳晒屁股了。”

男孩儿一阵瑟缩,摇头拒绝:“我不要醒!你走开!”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床底下的女人吗?”江珧释放出自己的记忆,她将女鬼推下黑潮的瞬间。“你瞧,我把坏人驱逐出去了,她再也不会来吓唬你。”

“我很难过。”男孩儿依然面无表情,但暗红色的大眼睛中流下泪水。

“我知道,我了解,你并没有错……”江珧张开手臂,慢慢走上前,然后温柔地抱住了他。

她的手心抚过孩子的额头,一股温和而强大的力量涌了过去。男孩儿挣扎几下,耳朵里飘出一股红色的雾,在他肩头凝结成一匹火焰般燃烧的小马。

“一切都结束了。”她说。

从摩天轮最顶端看下去,朝霞在遥远的地平线上显现,整个梦境世界开始逐渐消融。不像以往被黑潮吞没撕裂,而是像柔软的云朵般飘散,十几枚萤火虫般的亮光也跟着飞出梦境。

小马不安地摆着头,江珧没来得及出手,它一跺蹄子,踏着空气逃出座舱。

摩天轮也开始倾斜倒塌,江珧紧紧搂着小男孩,在意识飘散的最后时刻,她看到一条有着金瞳的黑色巨蛇腾空而起,张开血盆巨口,一下咬住了那匹试图逃走的火焰之马。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面前是医院洁白的天花板,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射入病房,太阳已经升起。

“那个孩子……”鼻孔和嘴巴里插着好多管子,她吃力地挪动唇舌,问出半句话,众人欣喜地围了上来。

“别担心,宿主还活着。”图南握住了她的手,“其他受害者的魂魄也都逃出来了。”

做了如此漫长的一个梦,她居然还这么困倦,无力思考,也无力发问。

愿这一切都结束,不再受难。

THEEND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卷完

当时开了这样由一个个小故事组成的长篇,本意是偷懒,想有灵感就写,没有就完结,没想到一语成谶

这册写于一年半前,完结到此处也算小圆满,平坑了

三个月后跟晋江合约到期,这篇就会解V免费敞开

休息一段时间

(^_^)/~~拜拜

PS:龙的奴仆同人志上架了,欢迎淘宝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