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神丐失足
作者:剑雨泪痕 更新:2019-11-03

  霍龙云和老者在和李复和赵颖分开后,一路上并未多交谈,而是直扑开封,这一日他们来到朱仙镇,在镇中寻了一家酒肆,此时残阳如血,微风徐徐,酒肆里并没有太多的食客,只有不远处的桌子上有几个身穿劲装的汉子,在闷声的喝着酒。因为朱仙镇紧邻开封城,自唐以来,一直是水陆交通要道和商埠之地,虽然没有汴京的繁华,但也是热闹异常。霍云龙一生嗜酒如命,坐下后先不要菜,而是迫不紧待的要了一坛酒,老者看了不由得轻微摇了摇头。就在霍云龙在痛痛快快喝酒的时候,不远处的桌子上传来了对话:“什么,丞相没有死?不是传言他已经病故了吗?怎能还活着呢?”这句话让正在喝酒的霍云龙吃了一惊,不露声色的放下酒坛,望向不远处的桌子,发现说这话的人是一个满脸横肉,下巴上有一颗黑色大痣的中年人。“我也是从那群叫花子嘴里知道的,这江湖上的事,没有那群叫花子不知道,在关天云的带领下,这帮叫花子可以说谁也不放在眼里。”说这话的人事一个瘦小的汉子。“这话说的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也怨不得这群叫花子目中无人,谁让他们有一个武功绝伦的帮主呢?”脸上有颗痣的汉子说道。“我还听说,他们的帮主已经。”这名瘦小的汉子说道这里,马上闭口不言了。“哦,会有这样的事情,你从而得来?”脸上一颗痣的汉子问道。“这事我也不肯定,江湖传言多数都是夸大言辞,不可全信。”瘦小的汉子说道。“话虽这么说,但也不可不信,如果叫花子的头真的不在的话,那么江湖上就有好戏看了哦。”脸上一颗痣的汉子有点幸灾乐祸的样子。霍云龙听到这里,眼睛扫了一下与自己而来的老者,只见老者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这时脸上有颗痣的汉子又说道:“要是叫花子的头真的已经不在的话,就那帮叫花子有的苦头吃了。”汉子的话一落,老者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怒骂道:“简直是放屁,而起是臭不可闻。”脸上一颗痣的汉子一听马上站起来回骂道:“老家伙,你骂谁呢?是不是活腻歪了?”老者一听也不甘示弱,说道:“谁接老夫的话茬,老夫就骂谁,丐帮作为天下第一大帮,岂是尔等跳梁小丑可以争辉的,这在老夫眼中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老者的这一番不单单是骂了脸上一颗痣的汉子,一句尔等把其他人也骂了进去,都是过着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岂能听不出来,那个桌子上其余的人也站了起来。“我看你这个老东西是活够了。”脸上一颗痣的汉子,哐的一声亮出了手里的长剑继续骂道:”老东西,有种的话随大爷出去较量一番,看大爷不把你大卸八块。”老者一听冷哼一声说道:“老夫看你是不自量力,找死。”说完直径走了出去。霍云龙知道,一场大战就要开始了,随着其他的人走出了酒肆,酒肆的伙计一看这些人脸上都带着腾腾的杀气,哪里还敢要酒钱,只好转生看老板的意思,之见老板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知道做生意讲究笑迎八方客,但是面对这些江湖中人,能避则避至。霍云龙走到门口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折回身,拿起桌子上还没有喝完的酒,在走的时候从怀里掏出了一定银子。

  一伙人走到空旷的地方,只见脸上一颗痣的汉子一个鹞子翻身,身形腾起数仗高,“好俊的轻身功夫!”除了霍云龙和老者外,其余的人出声赞道。老者对汉子的轻身功夫只是满不在乎的轻哼了一下,汉子一看,身在空中唰的一剑就刺过来了,口中并喝道:“老东西你是什么人,胆甘在江爷面前撒野?给我躺下吧。”这一剑来得凌厉之极,老者心中有气,一边跳跃躲闪的同时在心里想道:“好狂妄的小子,你还未领教我的手段,就要我躺下,也未免太狂妄了。”虽然老者看出了这位自成江爷的人的剑法一定得名师指点,但一来是心中有气,二来这小子讲话没有一个把门的,心中渐渐起了杀机。要抵挡对方这样凌厉的攻势,也非得找准时机反击不行,除了霍云龙外,所有人见老者脚步一个跟跄,似乎是站立不稳,向前倾倒,都觉得老者肯定会败在江爷的剑下。其实呢,老者以绝妙的身法欺身进逼,找机会反击江爷。那江爷一看,心里大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得到对方会如此的棘手,百忙中来不及多想,一个回身滑步,剑锋斜削,避开老者的近身,反手一剑刺向老者的下身。这江爷能过瞬间转换手中的长剑,而且招招都是绝杀,看来一生在手中的长剑上没有少下功夫。说时迟,那时快,老者双掌轮流攻出,呼呼的掌风,让地上的尘土纷飞。在这紧要关头,其余的人也拨出了长剑,一起加入了围攻,这时只见剑光霍霍,招招不离老者的周身要害。霍云龙在也看不下去了,知道在晚一点这老者必将伤在对方的围攻之下,猛喝了一口酒叫道:“你们怎可不分青红皂白,群起而攻之,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他的话音刚落,两名汉子已是剑身一转,朝他飞身而来,形成了左右夹攻之势,霍云龙一看冷笑道:“今天我老叫花子就替天行道。”话毕,突然把手中的一个酒坛,抛向了左边的一名汉子,这酒坛被霍云龙灌上了内力,去势甚急,这名汉子不敢硬接,只好腾空躲闪,与此同时,霍云龙脚下一点,朝另一名汉子跃去的同时,双掌不停拍出,前掌未消,次掌又到,掌掌重叠,就在这名汉子发现自己无法接这一招,想躲闪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强大的掌力如同一座大山,撞得他如断了线的风筝,重重的飞了出去。另一名躲开霍云龙抛出的酒坛的汉子一看,收起长剑大声道:“众兄弟,这老叫花子棘手,快撤。”众人一听,手上的攻势不由得一慢,在这紧要关头被老者抓住战机,连续攻出数掌,随着两声惨叫,两名汉子立马毙命。其余的人一看转身朝不同的方向逃去。

  “刚刚无需你出手相助。”老者并不领霍云龙的情,脸上毫无表情的说道。霍云龙看到老者是这个态度,并没有放在心上,呵呵一笑说道:“如此一来,要想查三十年前的案子不会像想象中那么简单了,我们对于这伙人的来历一无所知,以后行事,应多加小心。”老者并没有接霍云龙的话,而是走到已经被他毙于掌下的汉子旁边仔细的搜索起来,过来一会老者手里拿着两枚玉牌走到霍云龙身边说道:“在江湖上可见过这种玉牌?”霍云龙接过老者手里的玉牌一看,只见这玉牌的材料是上好的昆仑玉,玉牌的正面刻着无字门三个大字,玉牌的后面雕刻着一种狮头蛇身的猛兽。“没有见过这种玉牌,更没有听说过无字门这个门派,看来他们的身份应该和玉牌上的无字门有很大的关系。”霍云龙说道。“不管他是有字门,还是无字门,三十面前的案子不能不查。”老者说道。“这个自然,即使不为别的,只为老叫花子的名节也要查下去,只是现在出现了一些末节,我们应当从长计议。”霍云龙说道。老者一听心想有理,默认的点了点头,“时辰不早了,我们现在赶快把这三具尸体料理干净,免得惊动了官府。”霍云龙说道。

  当霍云龙和老者料理完这三具尸体在回到酒肆的时候,酒肆里已经坐满了食客,各种交谈声,在这间不大的酒肆中回荡,霍云龙等还没有落座,突然一阵马蹄声疾驶而过,在经过酒肆的时候,马背上的人的高声喊道:“英雄大会,孟家庄,英雄大会,孟家庄。”霍云龙在心里疑惑孟家庄是什么地方的时候,就听其它的食客议论道:“孟家庄?真是可笑,孟家庄的主人只不过是一个早前贩马的,何德何能可以召开英雄大会。”听到这里,霍云龙并不理会老者,转身走出酒肆,双足一点朝着马蹄声消失的地方追去。老者在霍云龙离开酒肆时候紧随其后,两人施展轻功的追赶不多时就出现了前后,霍云龙始终速度不减的奔行着,老者已经感到自己有点内力不足了,只到这时他才明白,霍云龙的武功修为高出他甚多。两人追赶了近一顿饭的时间才追到骑马人,只见骑马人并没有下马,直接从马背上飞进了一座院子,这座院子甚大,院墙外面载着碗口粗的细柳,高耸的门楼在灯笼的照耀下现出孟家庄,三个大字。院子里传出凌乱的打斗声,无论如何听都不像是在比武,而是在以命相搏。霍云龙和老者悄悄飞上墙头,只见院子里灯火通明,众江湖人士斗在了一起,真可谓剑光闪闪,精光惯天,让这座幽静的院落弥漫了冲天的杀气。

  群雄斗在紧出只听远处的屋角传来一声龙吟,紧接着就看到两条黑影闪电般从屋顶奔落到院子中,只见这两人,全部都是身穿黑衣,手中的长剑若游龙戏水,怪蟒翻腾,剑光所到之处必然有两人身首异处,随着惨叫连连,血雨飞洒,不多时院中争斗的群雄全部身首异处。老者一看,刚站起身来要冲到院子里,就被霍云龙拉住了,老者低头看了一眼霍云龙,只见霍云龙摇了摇头。“朋友,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一见。”院子中的一名黑衣人说道。看来刚刚老者起立已经被院子里的黑衣人发现,那么既然避无可避,霍云龙和老者一起落到了院子中。“两位何人,为何忹夺如此多的性命?‘霍云龙看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肢体不全的尸首厉声问道。”我劝阁下不要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来质问,即使我们不出手,他们还不是一样的自相残杀,我们这样做只是提前结束他们的争斗而已。“一名黑衣人高傲的说道。”简直是笑话,杀人越货居然还如此的理气直壮。”霍云龙说道。“呵呵,我想两位应该知道,活着明白,要想让看了不该看的人能够永远的守住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死,因为死人永远不会开口说出他知道的秘密。“黑人说出这话,霍云龙和老者已经知道今晚这一场厮杀已经不可避免了。只见这名黑衣人仰天一声长啸,啸破夜空,手中长剑朝着霍云龙迅疾刺出,瞬间是光凝打闪,幻化出万点寒芒,蓦然反手一应,冷风过处,霍云龙的脏衣袖被黑衣人划开了一道口子,如此一来霍云龙也是大吃一惊,要不是他身经百战,这一条臂膀已经和他的身子分家了。急闪的同时用掌力吸起地上的一柄长剑沉腕一抖,使出一招“见龙卸甲”,黑衣人被迫藏身缩头,狠命向旁一闪,对于黑衣人能够躲过自己的这一剑,霍云龙也不由得在心中称赞,已经三十年没使用兵器了,这一次被迫使用兵器,可以看出霍云龙遇到了一生中少见的对手。黑衣人尽管躲避迅速,也感觉自己的脸上被对方的剑锋刮得火辣辣的疼。就在霍云龙和黑衣人斗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另一名黑衣人也和老者斗在了一起,从打斗中可以看出,两名黑衣人的功力不相上下,但是老者和霍云龙的功力还有一定的差距,不多时在对手的进攻中,已经变得险象环生,守多攻少。老者只好提起十二分精神苦苦支撑,黑衣人得势不饶人,攻势更加强盛,闪闪剑光中隐闻风雷声,老者只到今晚自己大限已到,突然只感觉脖子上一凉,一股鲜血喷出后,普然倒在地上。如此一来霍云龙心里也一惊,黑衣人在结果了老者后,和另一名黑衣人双剑合璧,一个攻左一个攻右,霎间霍云龙就被对手的剑光所笼罩,三人堪堪斗了近一盏茶的功夫彼此不分胜负,两名黑衣人心里也是暗暗佩服对手的功夫,这时一名黑衣人说道:”不要杀了他,把他带回去交给尊主,他会成为尊主的左膀右臂的。“霍云龙一听,心里就知道今晚不妙。三人又斗了一会,霍云龙感觉自己的内力有所不济,手上的长剑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威力。“老叫花子,此时还不躺下?”黑衣人说完加强了手上的攻势,一霎间,只见剑光凝虹,发出捏魂的风声。霍云龙毕竟身经百战,临危不乱,手中长剑舞起一片寒光,配合着左手所发出的的掌力,在阻碍了下对方进攻后,人形跟着跃到空中,发出一声虎啸,朝院外飞去,可以说这是霍云龙一生中唯一一次逃跑,他刚刚飞向墙头,只感觉脖子上一麻,随后头重脚轻从墙头上跌落下来,迷迷糊糊中听到黑衣人说道:“还真看不出来这个老叫花子有如此身手,要不是我们两人恐怕都要折在这老东西手上。”“这话说得是,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霍云龙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泡在一个药缸里,周身的穴道被点,动弹不得,暗自运了一下内力,心里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他发现自己数十年的内力修为在自己体内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在他不思其解的时候,一名黑衣走了过来,“这是哪里?你们是谁?”霍云龙怒问道。“呵呵,这是哪里不重要,我们是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用不了多久你的武功就会恢复,而且更胜从前。”黑衣人笑着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已经没有了武功?”霍云龙问道。“我不仅知道你现在失去了武功,我还知道你很快就失去记忆,而且你只听从一个人的命令,也想我一样,穿上一身黑衣。”黑衣人说道。“什么?你说什么?”霍云龙听了不由得起了一声鸡皮疙瘩,随即在心里想道:失去武功并不可怕,失去记忆那将是可怕的事情,最可怕的是他将只会听从一个人的命令,这个人要是一个有野心的人,那么,想到这里霍云龙再也不敢想下去。就在这时他的大椎穴上一阵刺痛,随后便失去了知觉。大椎穴位于第七颈椎棘突下凹陷中,是身体的要害大穴,此穴控制了身体通往大脑的主要神经,如果刺入大椎穴的物体受过药物的浸泡,短时间内足以破坏大脑里的记忆。黑衣人看了看脑袋歪在一旁的霍云龙,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第二十一章)    起点中文网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