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 布鲁图的自述
作者:浮生梦语 更新:2019-11-03

?

我叫布鲁图,出身贵族,但我过得并不富裕充足,因为我是一个私生子,是一个情妇生下的无足轻重的令人不齿的孩子。这让我在周围一些贵族孩子中总是受到欺负,让我抬不起头。

面对这些,我学会了笑。因为我发现,你越是委屈,越是一副丧家犬的模样,他们就越是开心雀跃。因为他们达成了自己的目的:将你打倒。

当我再也不堪忍受,第一次笑得风轻云淡打回去的时候,领头欺负我的孩子狠狠地大哭。

以前围绕着他转的那些帮凶都来拉架,但我看得出来,他们开始惧怕我,不敢再轻视我。

越是遇到困难,我越是笑,人畜无害地笑。

那一年,我认识了凯撒。他像是一个天之骄子,身上处处汇聚了光环和目光,因为他来自于一个威望很高的贵族家庭,是众星捧月的存在。

母亲让我巴结他,这样,我们才会有好日子过。

所有人见到他都是谄媚和奉承。但我发现,阿谀和奉承只会让他越来越远。不愧是真正贵族的孩子,他永远站在顶点,他不喜欢奉承,那是因为他从未遭到冷眼。

他很喜欢我身上干净的气质还有阳光一般温和的笑意。与我的相处之间,他几乎是没有防备的。

来往的久了,闲言碎语总会向我和母亲泼脏水,说母亲为了我的地位和将来不惜做出臭不要脸的不齿之事,想要攀龙附凤。这一些凯撒都漠不关心,因为这一些他都不懂。

他只把我当作朋友,但别人和我都不会这么想,因为他永远都不能明白我的立场。凯撒之所以能够为所欲为不是依托他身后庞大的家族吗?

的确,凯撒的身上有我一生都无法企及的东西,比如说地位。许多他轻而易举就能够得到的东西,我却必须费尽心机。

我痛恨那些留言,我也嫉妒过凯撒,为什么他注定比我优秀,得到什么都轻而易举。我也想过,要是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没有凯撒,或者我就是凯撒,那该多好,可我只是更加风淡云轻地笑。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凯撒总是会向我倾诉他的苦恼,他说,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他最轻松的时候,因为我像是他的一个树洞,不论他说了什么秘密,都不需要担心被揭穿。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信赖我。

后来,凯撒和大多数的青年男子一样恋爱了。

那个叫做凯萨琳的姑娘我见过,她有着和女神维纳斯一样的美貌,她的美像是一团热情的火焰,吸引着无数的飞蛾朝着她不顾一切地扑向她。

她妖娆,她骄傲,她任性,她耍脾气。爱包容了所有的缺点,让她成为一个征服男人无往不利的女神。

一切似乎都很美好,但是,大人的世界风起云涌,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一双看不见的手正在左右我们不同的命运。

凯撒和她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往后会因为政见不合而反目成仇。而他最心爱的女人有一天也会联合他最信赖的朋友,对他包藏祸心。

我也不会知道,我和凯撒的命运会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

毫无悬念的,凯撒成了一个将军,他在马前指挥若定,挥斥方遒,尊贵、威严、霸道。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深受人敬仰和爱戴。他是这个世界上的光,仿佛一切的美好都在围绕着他,为他添砖加瓦,更添光彩。

他建功立业,实现人生巅峰。

然而,光的背后,必然有影。光线越是强烈,阴暗也越加明显。

不知合适,凯撒背后也出现了反对者。他们总是暗中密谋着什么,名誉地位、金钱女人,他们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必须对凯撒除之以后快。我惊讶地发现,这个计划的策划人里面居然会有凯萨琳。

这是一个心机和智谋都不输给男人的女人,更是一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但是无可否认,又是一个很有魅力很吸引人的罂粟般的女人。

为了让计划顺利的实施,他们决定游说我。因为,凯撒的性格其实非常多疑,尤其是在他当了将军以后。这种猜忌心才让他得以保命,活着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战役。

可我没想到凯瑟琳居然会来诱惑我。我们这种血统不纯的私生子不一向是他们这些正统继承人孩子的耻辱吗?

我心里冷冷地笑。原来凯撒能够得到的,我也可以。我并不是不能超越他。

看着凯撒从云端掉落吗?为什么不可以?凭什么他就一定要站在世界金字塔的顶端,而我却必须要仰望着他?

我们联合起来商量出了一个对策。让我和凯萨琳将凯撒诱惑到当时教会的一个元老院里。那下面有着我们联手为凯撒准备的殒命武器。

这个据说是恶魔之血的东西是凯撒从一次征途中得到的。他认为这是一个邪恶的东西,并且将它封锁在了元老院的地下室。

鬼使神差的,我将他偷了出来。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又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我就是这么做了。

想当然的,当我约凯撒出去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甚至都没有带上自己的亲信。

我们毫不费力的杀死了凯撒。尽管他有万夫莫敌之勇,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这个计划,我们权衡再三,商量了又商量,虽然过程比想象得更加曲折,因为凯撒比这些牛囊饭袋想的更有能耐,但是我们还是成功了。

杀死凯撒的那刻,意外的,我却并不如想象中的欢呼雀跃,也不像是其他人那样欣喜若狂。我并不如他们那样,有那么强的掌权*。

甚至说,如果外面那些人知道他们是以什么目的杀了凯撒,说不定还会被公然处死。

凯撒当时在人民的心目中威望很高,很受到拥戴。

我看向凯瑟琳,她也不如想象中笑得开心。照理说她报仇了不是吗?可她的表情也并不是很快乐。

我从凯萨琳的眼中看到了自己当时的表情,却发现,原来我也是一样的。我不但不快乐,反而还充斥着淡淡的感伤和失落,还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

既然我不快乐,那我这么做究竟又是为了什么?

茫然……空白……我立在了原地。

我的脑海中还是回想着凯撒将我当树洞倾吐心事时的样子,他坦然看着我全方位信任我时的表情。他时常说我们,他把我当作朋友,而我却将“我们”划分成了你和我。

当那些策反成功的人欢呼着去商讨下一步的措施,以完全取代凯撒的地位的时候,我呆立当场,茫然无措。

后来,使用了传说中的恶魔之血。这个世界上据说非常邪恶的东西,我将它分给了自己和凯撒,然后静静地等待着它的药效。

这个东西,让我打开了恶魔的潘多拉之盒。

如果两千年之后,让我回到当初,再做一个选择,我还会不会这么做呢?我不知道,因为这个代价实在是太承重了。但是纵观往后所经历的一切,我想,我还是会做同样的决定的吧。

没有想到,我们会变成了吸血鬼。凯撒当时的情况比较特殊,他虽然喝了我喂下的恶魔之血,但因为不清楚喝下去的那刻,他是不是真的死透了,而我却是活着的。我可以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最真实的变化。

在变成吸血鬼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凯萨琳也变成吸血鬼,但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我用的方法不对,又或者中间有什么环节出了错误,总而言之,凯萨琳她死了。

第二件事情,不用我多费心。我原本设计,将陷害凯撒的那帮人全部以叛徒的名义处死,包括名义上的我。但是,风声一传出去,却有人更着急实施了这一个计划,我顺水推舟,借着他的手处理了一切。

随后千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等着凯撒苏醒。然而,他始终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不曾变过。我想,也许他在喝下恶魔之血,被桃木钉在绞刑架前,就已经死了吧?所以才没办法醒来。

随后的千年时间里,我游走四方,经历过世间总总,才发现自己一个人实在是无聊透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却似乎早就过了早就该属于我的那个年代。两千年,若是按照世界生死的自然规律,我恐怕已经成了一堆白骨,但是我却还活着,行尸走肉一样毫无目标的活着。

世界日新月异的变,但是属于我和凯撒的那个年代都已经过去了,认识我们的,爱恶魔,憎恨我们的都已经化成了白骨。一切都没了意义。

我也曾试着和周围的人交往,但一切都过不了十年。人终将要老去,而我却被时光所遗忘了。我渐渐发现,我最好不在意任何东西,因为一旦付诸了感情,只有失去和伤心难过的份。

我迎接新的生命,然后再将他们送走,反反复复。

岁月如梭,那片被我摘下的树叶早已经腐朽,即便是同一颗树,重新在枝头接受光合作用的那片树叶,已经不再是我爱着的那一片。

爱的勇气越来越缺失,甚至说……爱是什么?我已经久违了这种情感,心变得冷硬似铁,铁石心肠。为什么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得索然无味?那么其实世界会变得怎么样,美的,丑的,好的,坏的,又有什么区别?

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一些有趣的人。他们有的是双重人格,正义和邪恶共同寄居在同一个身体了的人,有的是医学界的权威,明明应该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却愿意为了科学牺牲病人做实验。

这些变态的矛盾刺激着我。

身体越来越冷,唯独新鲜的血液能够带给我片刻的温暖。仿佛我身体里流动着的血液也是这样的,并不是结了冰。

人类的血液刺激着我,也让我发现有了提高自己能力的方法。

通过他们身上看到的,和我这几千年经历我,我的脑袋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或许我可以做一个实验。如果不能成功,权当余兴节目也好。

正当我进行这个实验的时候,正当我去意大利元老院看完凯撒出来以后,我并不知道他会在我离开的后一步就醒了过来。

我只是随手将实验品用在了一个暴躁的司机身上,借此发泄身体里莫名其妙的失望,然后就此不管不顾地离开了。

后来,我在想,如果我再在原地等等,事情又会变成怎么样一副田地?

被司机攻击的女人为了躲避大雨冲进了元老院,又为了躲避被我变成僵尸的司机等人,无意间闯入了地下室,奇迹般地就活了凯撒。

这一切,乃至接下来的一切,都是我始料未及的。

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去见凯撒,是和他说一声诚挚的对不起吗?我自嘲地笑了。

他大概恨我入骨吧?

其实活了两千年,真的够了,但我不介意在此之前,在于你玩一个游戏。至少它证明,我曾经存在过。他或许丑陋,却是我为你做过的努力。

我亲自去接触过那个女人。她并不是凯萨琳,至少,她没有他魅惑和危险。我原本以为是这样,后来却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凯撒对她比凯萨琳认真,更愿意为她豁出命去。她比凯萨琳更危险!

凯撒居然会爱上那个人类的女子,呵呵,也许是因为他被封印了太久,不懂这种天人永隔的痛苦吧?我不希望她是第二个凯萨琳,尽管她不像。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爱更有杀伤力的武器了,不是吗?沉睡了千年,难道还不够吗?我的朋友,不,也许你不会再把我当作朋友。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伪装久了,就很容易带上一层虚假的面具,让他忽视了本心,再难看清自我。

当火光将我吞噬的刹那,我在想:真好!凯撒,原谅我,这个曾经最熟悉的陌生人。

就让我们,这样吧。

(全文完)

(梧州中文台)《血乱情迷》仅代表作者浮生梦语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我们立刻删除,的立场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