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尾声(完)
作者:靡途九酌 更新:2019-11-03

炎凛当日无意地一喷火,正巧让谭鸣游过了心头那一关。否则,不知道还要等上多久。

之后于华会的事情一了,谭鸣游就进了昭明宫闭关。

谭鸣游资质极好,如今又没了压在心头的巨石。厚积薄发,冲击灵寂期自是没有问题。一月刚过,谭鸣游长吁口气,已是迈入了灵寂期的大关。

到了灵寂期,谭鸣游方真正觉出修真和世俗的区别。

“嘿,游哥,你终于出来了。”

谭鸣游一出门,就听到云钦承的嚎叫。自从与于华会的一战开始,合欢宗秘境对于华庭的核心人员来说,已经不是秘密了。而那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宗主和峰主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得不说,这再当时,引得众人心神好一阵震荡。

而自那以后,云钦承几人就迷上了这里,除了必要的任务外,更是有了常住的倾向。即便这里的灵气比之外面并没有更浓郁,但是这里有数不清的典籍。

谭鸣游没想到,出关后第一个见到的,竟然不是自家宣三,而是一个二货。

“游哥,快来看我的新发明。”

“等一会可以吗?”谭鸣游停下来,“二哥,闭关一个月,我现在最想见到的并不是你。”

“哦”云钦承这才恍然大悟,摸着脑袋哈哈笑“明白明白,三哥在素心阁,我也正打算去呢,一起一起。我和你边走边说。”

谭鸣游耸耸肩,不置可否。云钦承还真是不愧二哥称号,如果是换了旁人,八成不会想去当这个电灯泡。

“你看,这是我新改进出的通讯器,实现远距离无限制通信,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真的?”

“那是当然”云钦承洋洋得意,“而且可以全息投影,怎么样?哈哈,以前那些科学家、研究院都没做到的,让哥哥我都做到了,我真是天才!现在我正着手看能不能其他感觉一起连接。”

云钦承说着,开始嘿嘿笑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猥琐的表情破坏了那张俊脸,惨不忍睹。

谭鸣游很想一巴掌把他拍到一边,但见素心阁已经到了,也就作罢了。

素心阁是昭明宫的藏书阁,在这个被搜刮干净的宫殿中,这里可以说是先人留下的最珍贵的宝贝了。

合欢宗各峰均有自己的藏书阁,只是现在只有主峰开放,所有人都只得挤在这里。

“阿游,你出关了。”魏宣三见谭鸣游过来,欢快地凑过来,如果他有一条尾巴,一定比炎凛摇的还欢快。

“宗主”

现在这是私底下,不用讲究太多。所以在场的其他人纷纷打了声招呼后,就退了出去。

云钦承大喊我猜刚来,就被谭息拍了一巴掌,强硬地拽走了。

魏宣三见没人了,兴奋地东摸摸西碰碰。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们这可算得上一别近百年呢。

谭鸣游一向不限制魏宣三动手动脚,也随他又摸又噌。

“现在看什么?”谭鸣游问着,随手拿起魏宣三搁在桌子上的玉简,“这是?”

“嗯”魏宣三点点头,“在秘境和外界间建立传送链接的法阵和使用方法,这样每次就不同你把人送进送出了。”

“这个倒是好”

“阿游”魏宣三可怜巴巴地把脑袋凑过来,“先不管这个,我们来聊点别的,嗯,有意思的。”

“……”

………………………………………………

东洲等地笼罩在魔气之下,腐木丛生。但实际上,这里并不是所有生物都丑陋不堪,有些往往要比外界的更加美丽。毕竟,越美的东西总是越危险。

而这里也并不是昏暗阴沉地仿佛天都塌下来,这里白天仍旧明媚。仍然会随着天气发生阴晴变化,与外界并无不同。

只是对一般人来说,这里充斥笼罩的魔气,让人压抑狂躁。可对于默契滋养的生物,这里却宛如天堂般舒适。

魔气对于魔修以及魔界生物来说,并不是必需品。他们就像是修真者和灵物般,以灵气修行之本。默契对他们来说,更像是滋补品,或者说毒品更为恰当。魔气侵扰着他们的神经,影响着他们的行为。而一旦被魔气侵染,终生都戒除不掉。

经年几过,谭家留在东洲的老宅并没有荒芜一片。他们被人精心保护着,且充满了鲜活的生气,即便生活在这里的人经常很狂躁。

老宅中的一个院落,一如从前般草木葱郁。葡萄架遮住阳光,洒下偏偏阴影。院中开着漂亮的花木。但如果细看,这里每一样生物与之前都不完全一样。

这里的主人身材欣长,有着可以称为儒雅的俊秀五官。他气质温和,称得上君子如玉。

“靖和,还是不行吗?不过没关系的,我会等。你会好起来的,这次,我们有数不尽的时间。”

他手中捧着一面古镜,修长的手指轻轻在镜面上划过,喃喃自语。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发自内心的愉悦,让男人整个人看起更加柔和。

听到有人接近,他瞬间收回柔和的目光,神色一凛,眸中露出的目光狠戾。来人下的倒退半步,喘了口气才继续向前。

“尊上”

这里主人微微缓了缓神,已经重又是先前的温和模样。但来人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会是一个好好先生。

“说”

“帝都传话,说想要有些交流。”

“呵,”男人轻笑一声,“他们真以为现在还和以前一样吗?”

“这关于最近的魔尸事件。”

“嗯”男人低头略微一想,“魔尸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是不是人造魔尸?”

“还未有进展。”

“去吧,告诉帝都的那位,我同意。”

“是。”

修炼功法不同,但魔修本质上还是人类,就像进化路上出现了分叉的两端。而这个时候,人类修士和魔修尚没有太大的摩擦。

魔修并不是离不开魔界,只是对他们来说,外面远没有这里舒服,而且魔气对他们的修行也有很大益处。

但为了掌握消息,各地区的头领都会派人派出打探。

………………………………………………

“桓哥哥,我来给你送些吃的。”宋致悄悄庄桓儿的房门,柔声道。

“你滚,不需要你假好心。”庄桓儿怒喝一声。

宋致被骂了,却不恼怒,反而笑起来,“鸣宇让我送来的,桓哥哥你真的不开门吗?”

宋致拉开,紧闭的房门被粗暴地拉开,宋致嬉笑一声,迈步进入。

庄桓儿即便是自己呆在房中,也带着层层面纱。而从来到这里,庄桓儿还一步都没有踏出房门过。

外面的窃窃私语和不知道是谁传出的留言让他气结,而这里该死的糟糕环境也让他心烦气躁。所任人看向宋致的目光更是让他恨的牙痒痒,那些本来都不他的,是他的!

而找到恢复办法的希望,现在却是仍没有进展。这是现在支撑着庄桓儿仍旧活着的一条支柱,而另一个支柱,就是恨了。

庄桓儿看着宋致娇嫩的小脸,带着浅浅的笑容忙前后。

那是对我的嘲笑!

这种念头一直就挂在庄桓儿心头,现在怎么也压抑不住。

“桓哥哥,你讨厌我,我可以理解。可是,那天的事情我真的也不想,我只是可普通人,让我自己不受伤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宋致明里暗里,指的都是炎凛放火的那一次。他不提还好,一提,庄桓儿心头火再也压不住,这是他心里一道疤,宋致却总是要上去挠两把。

受了刺激的庄桓儿也管不了别的,一个巴掌,就对着宋致白嫩嫩的小脸袋招呼了上去,宋致也不躲,生生受了这一下。一个清晰的手印浮了出来。

“滚!你滚!”

“好啊,我滚了。”

宋致向门外走去,脚步轻快。

“你回来。”

听到庄桓儿的呼唤,宋致没再理会,只是轻笑一声,“桓哥哥你好好休息,鸣宇叫我还有事。”

“你回来!”

庄桓儿刚一动手就意识到不好,装可怜委屈颠倒是非,原本都是他最擅长的,而这一招对于谭鸣宇,自小就是最管用的。

宋致心里乐开了花,面上却是想拼命忍住眼泪的委屈模样。原本宋致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招惹庄桓儿的。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庄桓儿却怎么样都是个异能者。现在又受了刺激,真把他惹急了自己估计也没好果子吃。

但有一天,巧合下之下,宋致发现,明里暗里竟都有人帮衬着自己。宋致略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如此一来,没有了生命的担忧,宋致可就放开手脚了。现在庄桓儿状态不好,稍一刺激就失控,这可让宋致进展不小。

“小致”

“鸣游?”

“你脸怎么了?”

“啊?什么怎么了?”宋致装出一脸茫然的样子,只是嘴角笑容之假,让人想相信都困难。

“谁打的?”

“呵呵”宋致假笑一声,“不小心磕到了。”

“你当我瞎吗?”谭鸣游皱眉,又看到宋致手上的托盘,“桓儿?”

“没什么”宋致低下头,“他最近心情不还,可能是我说错了话吧,不过没关系的,不疼。”

谭鸣宇叹了口气,“委屈你了。”

“不委屈”宋致连连摇头,“只要能帮上你,怎么都可以。”

谭鸣宇张张嘴,拒绝的话却再说不出。

………………………………………………

于华会联合南宫世家与华庭一战,给南风基地上层带来震动不小。

自此之后,南风基地的掌权人由原本七大势力变成了四分天下。

南宫霖带领的部分精英没能走出华庭的大门,元气大伤的南宫世家却并没有选择休养生息,南宫庆云夺回南宫世家的权利后,愈发暴起起来;于华会则彻底湮灭,本就极没存在感的恍若隐形的于华会,它的消失却连一点浪花都没激起。于华会和南宫世家,彻底脱离了南风基地的领导层。

而此后,本就和华庭走的非常近的研究院,彻底被纳入了华庭的范畴。

军部仍然保持着优势,但差距已经非常微小;三元山庄本就是隐世世家,现在如同末世前低调,对谁都没有亲近,却也都没有而已;新帮和华庭的联盟愈发紧密,此时便是再传出两方翻脸成仇的留言,怕是也没有会再相信。

南风基地,一时间保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反倒发展的愈发和睦起来,一切都显得井井有条。

每当有其他基地的居民出来此地,总是会惊叹于他的稳定与安和。

这里远做不到消灭一切犯罪和黑暗;依旧有人尽情享乐,却有人只能维持最基本的温饱;贫民区里有人苟且偷生,巷弄中仍有各种或明或暗的交易。

总有人是吧不幸的,争吵与斗殴永远不会灭绝。基地能保证的,也只是如果你愿意并且可以付出劳动,那你还不至于被饿死。

富人有富人的活法,穷人也有穷人的生活。所以平民区中,也有着自己的快乐和安静,笑声并不会从这里消失。

中年男人从屋内端出洗衣盆,他的妻子在末世之初就不幸去世了,只留给他一个十岁的女儿。男人并没有再次成交,而是连妻子的责任也一并接过了。

女儿还在上学,男人不放心往远走,便在基地内找了份工作。不能提供富裕的生活,好歹也不用挨饿。让男人欣慰的是,原本被娇惯的女儿,经过磨难,反倒不像以前般任性,而是懂事起来。

今天男人轮休,便决定将家里打扫打扫。

男人猛地头晕目眩,控住不住向下倒去。倒在即使抓住桌子,才稳住身形。

“阿爸?”

小女孩放学刚进不,就看到男人晕眩的一幕,快步上前,担忧的扶住男人。

“丫丫回来了?”

男人笑着回望女儿,小女孩却惊叫一声,蓦地松开手,吓得倒退几步。

“丫丫?”男人显然对女儿突来的恐惧十分不解。

小女孩眨眨眼睛,十分困惑。刚才,她明明看到父亲的眼睛变成了红色,鲜艳的红色,红的像血一般,似乎还闪着嗜血的寒光。可现在再一看,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应该是看错了吧?真蠢!

女孩儿想着,暗骂自己一声,笑着想父亲开口,“没事,阿爸你刚才怎么了?”

男人笑笑,“没什么,就是头晕,可能是最近有些累了。”

男人身体一向很好,末世之后,更是连病都没有生一回,便也没往它处想,随便为自己找了个理由。

“阿爸,您要注意身体,再过两年,我就也可以工作,您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男人欣慰的笑笑。

………………………………………………

“游哥,你们这就走了?”

“嗯”对于云钦承略带羡慕的提问,谭鸣游笑着回答:“这里有童帆还有你们,外面的事又有玄瑞,我很放心。”

童帆暗地里叹了口气,感叹自己就是劳碌命,好在现在俗杂事有葛玄瑞,让他也轻松不少,不至于耽误修行。

“行了,现在回来也方便。”

自从那日发现了传送阵发的建立方式,谭鸣游当即找了杨剑飞一起,仔细研究之后,就在华庭驻地之中建了一个。

此后,华庭之中,除了中控室外,又有了另外一个限制区。

后来谭鸣游一想,他能随时随地地带人进入合欢宗秘境,又能从秘境之中返回驻地。这不是代表了,他有了一个可以随时随地使用的回城技能吗?

试过之后,竟是真的成了。

见状,谭鸣游当下就做出了带着魏宣三外出旅行游历的决定。看得所有人眼红不已,但奈何有没有此等技能。只能寄希望于华庭以后能真正强盛起来,离了他们也能玩得转。如此,他们才能也放心地游历。

“行了,都没去吧。”

这种带人回城技能在身的情况下,谭鸣游还真做不出依依惜别的姿态。而对面这些人的舍不得,里面有多少羡慕嫉妒的成分,谭鸣游心知肚明。

“回吧回吧”魏宣三欢快地挥挥手,见炎凛扒着他的腿,魏宣三摸着炎凛的脑袋笑问:“要不跟爸爸们一起走?”

炎凛二话不说,立马收回了两条腿,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魏宣三又揉了两把,跟在谭鸣游身后,甩着无形地尾巴,一摇一摇地走了。

二人世界什么的,想好久了……

(第一部完(*^__^*) ……)